哈克贝里·芬历险记


第三十章

英文
    他们一上了木筏,国王便朝我走过来,揪住了衣领,使劲摇我。还说:
    “好啊,想把我们给甩了,你这狗崽子!跟我们在一起嫌腻味啦,——是不是?”
    我说:
    “不,陛下,我们不敢——请别这样,陛下。”“那好,马上说出来,你安的是什么
心?不然的话,我把你的五脏六肺全给掏出来!”
    “说实话,我把一切经过从实说出来,实话实讲,陛下。那个揪住我的人对我可非常
好,还老是说,他有一个孩子,跟我一般大,不幸去年去了。还说,看到一个孩子身处险
境,他也十分难过。后来他们发现了金币,为之大吃一惊,朝棺材冲过去的时候,他放开了
我的手,还轻声地说,‘开路吧,要不然的话,他们会绞死你,肯定会的!’所以我就赶紧
溜了。我看我耽下去,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——我干不了什么事,并且如果能逃掉,我也
不想被绞死嘛。因此我就不停地奔起来,直到后来找到了一只划子。我一到这里,就叫杰姆
赶紧划,要不然他们会逮住我,把我给绞死。我还说,你和公爵,恐怕都已经保不住了,活
不了了,我也为此万分难过,杰姆也万分难过。如今看到你们回来了,我们又万分高兴,你
不妨问问杰姆,事情是不是这样?”
    杰姆说是这样的。国王对他说,要他闭嘴。还说,“哦,是啊,也很可能是这样的!”
一边说,一边又把我使劲地摇。
    又说,要把我扔到河里淹死。不过公爵说道:
    “放了孩子,你这个老傻瓜!要是换了你的话,你还不是一样这么干,有什么不一样?
你逃的时候,有没有问一下他怎么样了?我可记不得你曾问过。”
    于是国王放开了我,并且开始咒骂那个镇子以及镇上每一个人。不过公爵说:
    “你最好还是骂你自己吧,因为你是最为罪有应得的人。从一开始起,你就从没有干过
一件在理的事,除了那一件事算是例外,那就是既态度沉着、又老脸皮厚地凭空编了个蓝颜
色箭头标记这码事。这下子高明——确实顶呱呱,只是这下子啊,才救了我们一命。要不是
这下子啊,他们早就把我们关在看守所里了,要等到英国人的行李运到作最后的处理——那
就是坐班房,这我可以跟你打赌!正是这个妙计把他们引到了坟地去,那袋金币更是帮了我
们的大忙。因为要不是那些激动的傻瓜松开了他们的手,涌上前去看一眼,那我们今晚上怕
就要带上大领结①睡觉啦——这个大领结还保证经久耐用,可我们只要带上一次就完啦。”    
  ①指绞索。
    他们停了一会儿没有说话——是在想心事——随后国王开了腔,仿佛有点儿心不在焉的
模样。
    “哼,可我们还以为是那些黑奴偷走的呢!”
    这一下可叫我提心吊胆啦!
    “是啊,”公爵说,声音低沉,用意深长,带着挖苦的味道。“我们是这么想的。”
    大概半分钟以后,国王慢声慢气地说:
    “至少——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    公爵说了,用了同一种腔调:
    “不见得吧,——我才这么想。”
    国王气呼呼地说:
    “听我说,毕奇华特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  公爵回答得挺干脆利索:
    “讲到这个嘛,也许该由我问你一下,你是什么意思?”“嘘!”国王说得十分挖苦。
“可是我并不知道——也许你是睡着了吧,连你自己干的什么事,你也搞不清楚了吧?”
    公爵这下子可发火了,他说:
    “嘿,别讲这一套废话——你把我当一个大傻瓜?你有没有想到,我知道是谁把钱藏在
棺材里的?”
    “是啊,先生,我知道你是知道的——因为是你自己干的嘛!”
    “撒谎!”公爵朝他扑了过去。国王高声叫道:
    “把手放开!——别卡住我的喉咙!——我把这些话都收回!”
    公爵说:
    “好吧,那你就得承认,第一,你确实把钱藏在那里,打算有朝一日把我甩掉,然后你
回转去,把它挖掘出来,归你一个人所有。”
    “等一下,公爵——回答我这个问题,老老实实、公公道道地说。要是你并没有把钱放
在那儿呢,你也就照实这么说,我就相信你,把我说过了的话一律收回。”
    “你这个老流氓,我没有,你也明明知道我没有。就是这话。”
    “那就好吧,我相信你。不过只要你回答另外一个问题——不过别发火,你心里有没有
想过要把钱给拐走、给藏起来呢?”
    公爵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作声,随后说:
    “哼——要是说我曾想过吧,我也并不在乎,反正我没有这么干过。可你呢,不光是心
里想过,而且还干过。”
    “公爵,要是我干过的话,我就不得好死,这是大实话。我不是说我并非正要这么干,
因为我是正要干,不过你——
    我是说有人——赶在了我的前面。”
    “这是撒谎!你干了的,你得承认你是干了的,不然——”
    国王喉咙口咯咯地直响,随后喘着粗气说:
    “行啦——我招认!”
    听到他这么一说,我可高兴啦,我觉得比先前舒坦得多啦。公爵这才放开了手,说道:
    “要是你再否认的话,我就淹死你。你活该光只坐在那儿抹你的眼泪,活象一个婴孩—
—在你干了这些事以后,你只配这样——可我过去却一直相信你,把你看做象我的父亲一般
呢。你那么样站在一旁,听任人家给可怜的黑奴栽赃,自己却一言不发,你不该害臊么?想
想看,我竟然那么软心肠,相信了你的那些胡话,这有多可笑。你这个混蛋,我现在才明
白,为什么你那么急于把那笔缺的数目给补足——是你存心要把我从《王室异兽》以及别处
搞到的一笔笔钱财都拿出来,好全都归你一个人吞掉。”
    国王仍然有点胆怯怯、可怜兮兮地说:
    “怎么啦,公爵,那是你说的该把缺数补上,可不是我说的嘛。”
    “给我闭嘴!我再也不愿意听到你的话了!”公爵说。“如今你看到了,你落得个什么
样的下场。他们把他们自己的钱全都讨了回去啦,还把我们自己的钱,除了零零星星的以
外,也都裹走了。滚到床上去吧——从今以后,只要你活一天,不论你缺什么钱,不准你缺
到我的头上来!”
    这样,国王偷偷钻进了窝棚,拿起了酒瓶,自我慰劳一番。没多久,公爵也抓起了他的
酒瓶。这样,半个钟头以后,两人又亲热得什么似的。并且越是醉得厉害,也就越是亲热,
最后抱在一起大打起呼噜来。两人都非常高兴,不过我注意到,公爵还没有高兴到忘掉那件
事,就是不许他否认是他把钱藏起来的。这叫我非常宽心,非常满意。他们大打呼噜的时
候,我和杰姆自然就有机会聊了好长时间,我把整个儿的经过一桩桩、一件件都告诉了杰姆。

目录         上一章         下一章

返回首页

旺旺英语--名著对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