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克贝里·芬历险记


第四十一章

英文
    我把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。医生是位老年人,为人和气、慈祥。我对他说,我和我的一
个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岛上去钓鱼,就在我们找到的一个木筏子上露宿。大约半夜里,他
做了一个梦,在梦里一脚踢到了枪,枪走了火,一枪打中了腿。因此我们请他到那边去看一
看,诊治一下,还要他不必声张出去,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,因为我们准备当晚回家,好让
家里人惊喜一下。
    “你们家的人都是谁啊?”
    “费尔贝斯家,是住在下边的。”
    “哦,”他说。隔了一分钟,他说,“你刚才说的他是怎么受的伤啊?”
    “他做了一个梦,”我说,“就挨了一枪。”
    “奇怪的梦。”他说。
    他就点了灯笼,拿起药箱,我们就出发了。不过他一见到那只独木舟,就不喜欢这条独
木舟那个模样,——说船只能坐一个人,坐两个人恐怕不大安全。我说:
    “哦,你不用害怕,先生,这条船能坐我们三个呢,还绰绰有余。”
    “怎么三个?”
    “啊,我,西特,还有——还有——还有枪,我的意思是指这个。”
    “哦。”他说。
    不过他在船边上踩了踩,晃了一晃,随后摇了摇脑袭,说最好由他在附近找一条大一些
的船,不过,附近的船都是锁上、拴好了的,所以他只得坐我们的那条独木舟,要我在这里
等他回来,我也可以在附近继续找一找,或者最好是到下边家里走一走,好叫他们对惊喜有
个准备。要是我愿意的话。不过我说我没有这个意思。我把怎样能找到我们的木筏子对他说
清楚了,他就划船走了。
    我马上想到了一个念头。我对自个儿说,万一他不能象俗话所说,羊尾巴摇三摇,很快
就把腿治好,那怎么办?万一得花三四天呢?那我们怎么办?——难道就只是躺在那儿,由
着他把秘密泄露出去么?不行,先生,我知道我该怎么干。我要等在这里,等他回来。如果
他说他还会再去,我就跟他去,就是我得泅水过去也得去。随后我们就要抓住他,把他绑起
来,不放他走,松了木筏子往下游漂去。等他把汤姆治好了,我们会重重地酬谢他,把我们
的所有一起掏给他都行,然后放他回到岸上。
    于是我就钻到一个木材垛里睡了一会觉,一觉醒来,太阳已经移到我的头顶上了!我立
刻朝医生家奔去,人家说他晚上什么一个时辰出诊的,至今未归。我就寻思,这样看来,汤
姆的病情恐怕很不好,我得马上回岛上去。于是我转身便走,刚到转弯的街角,一头差点儿
撞到了西拉斯姨夫的肚子上。他说:
    “啊,汤姆你这个流氓,这一阵子,你哪里去啦?”“我什么地方也没有去啊,”我
说,“光只是追捕那个逃跑的黑奴啊——我和西特两个。”
    “你究竟去了哪儿?”他说,“你姨妈担心得不得了啊。”“她不用担心嘛,”我说,
“我们不是好好的嘛。我们跟在大伙儿和狗的后面。不过他们冲到前面去了,我们就找不到
他们了。可是我们仿佛听到在河上发出的声音,我们就找着了一只独木船,在后面追上去,
就划过河去,可就是不见他们的踪影,我们就沿了对岸往上游慢慢划,到后来,划得累了,
没有力气了,就把独木舟系好,睡了过去,一觉睡到一个钟头前才醒来,随后划到了这边
来,好听听消息。西特到邮局去了,看看能否听到什么消息,我呢,四处遛遛,给我们买些
吃的,我们正要回家转呢。”
    我们便往邮局走去,去“找”西特,不过正如我意料中的,他不在。老人呢,他从邮局
收了一封信。我们等了相当久,可是西特并没有来。老人说,走吧,让西特玩够后步行回家
吧,或是坐独木舟回去,我们可要坐马回去。我要他答应把我留下来,等等西特,可就是说
不通。他说,不必等了。还说我得跟他一起回去,好叫萨莉阿姨看看我们是好好的。
    我们一到家,萨莉阿姨高兴得又笑又哭,搂住了我,给我不疼不痒地揍了几下子。还
说,等西特回来,也要这样揍他一顿。
    家里可挤满了农民和他们的娘儿们,是来吃饭的。这样唠唠叨叨没个完的场面,可是从
没见过。霍区基斯老太特别饶舌,场上只听见她的声音。她说:
    “啊,费尔贝斯妹子,我把那间小屋兜底翻身搜了一遍,我确信,那个黑奴准是疯啦。
我对顿勒尔妹子就是这么说的——顿勒尔妹子,我不是这样说的么?——妹子啊,他是疯
啦,——这就是我说过的话。你们全都听到了我说的话:他是疯啦,我说。一切的一切说明
了这一点,我说。你看看那磨刀石吧,我说。有谁能告诉我:一个脑子清醒的人会在磨刀石
上刻下这么多的疯话。这儿刻着什么一个人的心破碎了。那里又说在这儿苦熬了三十七个年
头,诸如此类的。还说路易的私生子什么的,尽是这些胡话。他准是疯啦,我说。我一开头
就是这么说的。在中间是这么说,到最后也还是这么说,始终是这么说——那个黑奴是疯啦
——疯得跟尼鲍顾尼愁①一个样,我说。”    
  ①指《旧约·但以理书》中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,不听但以理的忠告,上帝使之
丧失理智,这里是说话的乡下老太太胡乱拼的音。
    “还看看那个破布条搞成的绳梯吧,霍区基斯大姐,”顿勒尔老太说。“天知道他想用
这个干——”
    “我刚才跟厄特巴克大姐说的,就是这样的话,这你可以问问她本人嘛。只要看一看那
个破布条绳梯,她,她,我说,是啊,只要看一看这个,我说——他能用来干什么,我说。
她,她,霍区基斯大姐,她,她——”
    “不过,天知道他们怎么能把这块磨刀石弄进去的?又是谁挖搁了这个洞?是谁——”
    “我恰恰正是说的这些话,奔洛特大哥!我刚才说的——把那碟子糖浆递给我,好不
好?——我刚才对顿拉普大姐说的正是:他们怎样把磨刀石弄进去的?我说。别忘了,还没
有人帮忙——没有人帮忙!怪就怪在这里!别跟我这么说吧,我说。一定有人帮忙的,我
说。而且有很多很多的人帮忙,我说。有十来个人帮那个黑人的忙。我非把那边每一个黑奴
的皮剥掉不行,不过我先得查清楚究竟是谁干的,我说,而且,我说,——”
    “你说十来个!——四十个也干不了那一桩桩,一件件啊。看看那些小刀做的锯子什么
的,他们做起来有多费事?再看看用这个锯断的床腿吧,需得六个人干一星期才干得了!再
看看那用稻草装成的在床上的黑奴吧,再看看——”“你说得不错,海托华大哥!我刚才还
对费尔贝斯大哥他本人说的,正就是这个出,知道吧?霍区基斯大姐,你又怎么看?费尔贝
斯大哥,你又想到了什么?我说。想到了这床腿竟然会这样被锯断,是吧?想一想吧,我
说。我断得定,床腿不会自己断的,我说——是有人锯断的,我说。我就是这么个看法,你
信也好,不信也好,这也许不重要,我说。不过,既然情况如此,我就是这么个看法,我
说。如果你能提出一个更好的说法,让他提出来好了,我说。我要说的就是这些。我跟顿拉
贝大姐说了,我说——”
    “说来真见鬼,要干完所有这些活儿,须得一屋子挤得满满的黑奴,用四个星期,每晚
每晚地干,费尔贝斯大姐。看看那件衬衫吧,——上面密密层层地蘸着血写满了非洲神秘的
字母。准定是有一木筏子的黑奴几乎夜夜在干这个。啊,谁能把这个读给我听,我愿意给他
两块大洋。至于写了这些的那批黑奴呢,我保证要抽他们——”
    “说到有人帮他们,玛贝尔斯大哥!啊,依我看,要是你在这间屋里耽过一阵,你准会
这么想的。啊,他们凡是能偷到手的都偷了——你别忘啦,可我们还一直在时时刻刻地看着
呐。他们干脆在晾衣绳上把衬衫偷走。说到他们用来做绳梯的床单,他们已经偷了不知多少
回啦。还有面粉啊,蜡烛啊,烛台啊,调羹啊,旧的暖炉啊,还有我如今已经记不起来的上
千种东西,还有新的印花布衣服啊等等的。可我和西拉斯,还有我的西特和汤姆,还日日和
夜夜看守着、提防着呢,这些我都对你说过了。可是我们没有一个能抓住他们的一根毛,或
者见到过他们人,或者听到过他们的声音,而如今到了最后一刻,啊,你看吧,他们竟然能
溜之大吉,就在我们的鼻子底下呢;还竟然敢于作弄我们,并且还不只作弄了我们,还作弄
了印第安领地的强盗,并且终于把那个黑奴太太平平地弄走了,即便立即出动了十六个人、
二十二条狗拼命追踪也无济于事!我告诉你吧,这样破天荒的事,我确实是闻所未闻。啊,
就是妖魔鬼怪吧,也做不到这么巧妙、这么漂亮。依我看,一准是妖魔怪鬼在施展法术——
因为,我们的狗,这是你知道的,没有比这些狗更机灵的了,可是连他们的踪迹也没有嗅出
来!你有本事的话,不妨把这个解释给我听听。要是你有本事的话!——你们随便哪一位!”
    “啊,这真是把人难倒了——”
    “老天!我从未——”
    “天啊!我可还不——”
    “毛贼和——”
    “天啊,我真怕住在这样的一个——”
    “怕住在——是啊,我吓得简直既不敢上床,又不敢起床,躺下来也不是,坐着也不
是,里奇薇大嫂!啊,他们还会偷——老天爷,昨晚上,到半夜时刻,我吓成了什么样子,
你们连想也想不出来哩。要是我说,我不怕他们把家里的什么人都偷走,那只有天晓了!我
简直到了这么个地步啦。我已经神志不清了。如今,在大白天,我当时那种情形仿佛太傻
了,可是在昨晚上,我对我自个儿说,我还有两个可怜的孩子在楼上那间冷冷清清的房间里
睡着呢。老天在上,现在我可以说了,当时我慌乱到了极点,我偷偷上了楼,把他们锁在了
房间里!我就是这么干了的。换了别人,谁都会这么干啊。因为,你知道,人要吓成这个样
子,而且吓得越来越厉害,越来越糟,你的脑袋给吓懵了,你就什么样的荒唐事都做得出
来。到了后来,你会自个儿寻思,假如我是个男孩,独自在那里,门又没有上锁,那你—
—”她说到这里停住了,神情显得有点儿惶惑,慢慢地转过头来,当眼光落到我身上时——
我站了起来,出去遛达一会儿。
    我对我自个儿说,关于那天早上我怎样没有在房间里的事,要是我能走出去,找个地
方,好好想一想,我就能解释得更圆些。于是我就这么办了。不过我并没有走远,不然的
话,她会找我的。到了傍晚,大伙儿都走了,我就转回家,对她说:当时喧闹声,枪声把我
和西特吵醒了,门又是上了锁的,我们想要看一看这场热闹,便顺着避雷针滑了下来。我们
两人都受了点儿伤,不过这样的事,我以后再也不会干了。随后我把先前对西拉斯姨父说过
的那一套话,对她说了一通。她就说,她会饶了我们的,也许一切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又谈到了人们对男孩子该怎么看,因为据她说,男孩子嘛,全都是冒失鬼。既然没有受到伤
害,她该为了我们活着,一切平平安安,她仍跟我们在一起等等,好好感谢上帝,不必为了
过去的事烦神了。所以她亲了亲我,拍拍我的脑袋,又自个儿沉思幻想起来了。没多久,她
跳将起来说:
    “啊哟,天啊,快天黑了,西特还没有回来哟!这孩子出了什么事啊?”
    我看到机会来了,便一纵身说:
    “我马上到镇上去,把他找回来。”
    “不,你不用去,她说。“你待在原地别动。一回丢一个,就够糟的啦。要是他不能回
来吃晚饭,那你姨父会去的。”
    果然,吃晚饭时还没见他来。所以一吃过晚饭,姨父就出去了。
    姨父十点钟左右回来的,显得有些神情不安。他没有找到汤姆的踪影。萨莉阿姨就大大
不安起来,西拉斯姨父说,不用担什么心——男孩嘛,就是男孩,明早上,你准定会看到
他,身体壮壮实实,一切平安无事。她于是只得安下心来。不过她说,她要等他一会儿,还
要点起灯来,好叫他能看到。
    随后我上楼睡觉时,她跟着我上来,替我掖好被子,象母亲一般亲热,这叫我觉得自己
太卑鄙了,连她的脸我都不敢正视一下。她在床边上坐了下来,和我说了好一阵子的话。还
说西特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孩子。她仿佛说到西特时就是爱说得没有个完。她再三再四问
我,要我说说,认为西特会不会死了,或者受了伤,或者落水了,这会儿说不定躺在什么个
地方,或者受了伤,或者死了,可她却不能在边上照看他。说着说着,眼泪暗暗淌了下来。
我就对她说,西特是平安无事的,准定会在早上回家来的。她呢,会紧紧握着我的手,或者
亲亲我,要我把这话再说一遍,还不停地要我把这话再说一遍,因为说了她就好受一些。她
实在是太苦啦。她临走的时候,低头望着我的眼睛,目光沉稳而温柔。她说:
    “门不锁了,汤姆。还有窗,还有避雷针。不过你准会乖乖的,对吧?你不会走吧?看
在我的份上。”
    天知道我心里是多么急于见到汤姆,多么急于出去。不过,在这以后,我就不会出去
了,说什么也不出去了。
    不过嘛,她是在我的心上,汤姆呢,他也在我的心上,所以我睡得不安生。在夜晚,我
两次抱住了避雷针滑了下去,轻手轻脚绕到前门,从窗子里看到她在蜡烛火边上眼睛朝着大
路,眼泪在眼眶里转。我但愿我能为她做点儿什么,但是我做不到,只能暗暗发誓从此决不
再做什么叫她伤心的事了。到清晨我第三回醒来,便溜了下来。她还在那里。蜡烛快要熄灭
了,她那飘着白发的头托在手上,她睡着了。    

目录         上一章         下一章

返回首页

旺旺英语--名著对译